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大宫SK】我想让你死(上)

构思了小半年,人设从黑帮大佬变成了小画家,“岁月神偷系列2”被我改成了三观爱情论。脑洞这东西留着会发酵

此文可能三观不大对,而且有点迷,不够甜,因为....emmmm本人情感经历为0,而且四个小时速写,写到后面我就忘了我前面要干嘛了。简而言之阅历不够。所以希望gn们可以踊跃地来跟我讨论爱情三观啊,因为我真的很想改改这篇文的.....



(下)




       我想让你死,我的前男友。

       但这件事其实实施起来很困难,毕竟已经是“前”男友了。

       不过二宫和也不是这种容易放弃的人。

 

       他把手头上的电影拍完了,最后一部由他导演的小制作电影,如果不出意外,它依旧会被埋没在商业潮流里。但是已经无所谓了。

       他向所有曾经照顾过他的工作人员发去了告别短信,也不再去管那些表面的惋惜或真心的挽留。杀人这件事是要耗费他大量精力的。

       而且他的时间很宝贵,他应该专心。

       他回到了“家”,那个他出生,他成长,然后被赶出去的家。

       空无一人。

       栅栏上的锁都起了锈,蜘蛛在上面结网。

       他有点懵,他以为虽然他被赶出去了,但至少“家”还是在这的,在他知道的地方。

       他一直蹲在家门口,没人理会他,至多的,也是记忆中那个温柔甜美的山田阿姨,牵着自己的小孙子看到他,用一分钟时间打量回忆,用五秒钟护着小孙子逃回了家,然后把所有朝向道路的窗帘拉上,之后偶尔有轻微的牵动,但在他离开之前,窗帘就再没拉开过。

       直到樱井翔路过被他吓了一跳。

 

       尽管樱井翔没有描述地很生动,甚至十分隐晦,但二宫和也还是能想象在事情败露后,父母经受着邻居们怎样的眼光和流言蜚语,一如他经受过的,即使在他离开了这片故土,这里的人也不肯放过他们一家。

       这样的话,对父母就更加抱歉了。

       “对了,这个就给你吃吧。虽然不诚心,其实本来是妈妈喜欢吃的。很感谢你告诉这些,希望你不会介意。”二宫拿出背包里的甜食,语气却十分冷淡,樱井觉得如果他要是说不,二宫会直接把那份甜食丢进垃圾桶。何况他真的不介意。

       樱井接过甜食还坐在公园长椅上发愣,二宫却已经起身迈出几步远。

       “那个,其实,应该是我要道歉。”二宫停下了脚步没回头。“我不应该去向老师告状的。我以为,我以为...他不是什么好人。”

       二宫挥了挥手离开。

       “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如果第一个家没有,那也许还有第二个。

       松本润的酒吧里出现了一个很惹眼的魔术师,一连几个魔术把周围人都撩得尖叫,一副扑克牌仿佛能被他玩出花来。

       但很可惜能有这个眼福的人并不多。

       老板早把人带走了。

       “随便抽一张,别告诉我。”松本润依言从牌堆中抽了一张牌,扫了一眼牌面又扫了一眼魔术师后把牌放回牌堆,然后在拿起酒杯啜饮时毫不意外地看见魔术师在洗牌时手一抖,把牌散了一桌。

       松本润放下酒杯,翻开散落在最顶上的那张牌,“红心J。”魔术师用了三秒钟找回了勾起嘴角的能力,“嘛果然,松润的J嘛。”

       松本润抿了抿嘴唇,伸手拿开他手里的扑克,“魔术稍等,先去陪我喝酒吧,你这家伙当时一声不吭地走掉,我可是有三年份的酒要跟你喝!”“只要你请。”魔术师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我可是没什么钱的。”

        笑着勾上了魔术师的肩膀,从侧面用双手搓得他的脸颊微红,松本润真的是好久没见他最爱的轮廓了,“让你花钱,我酒吧老板的面子往哪放啊,尼桑~”松本润把魔术师的背包背在了自己背上,然后拥着人回家。

 

       二宫和也花了两个小时跟松本把三年的时光说清,然后才发现,其实也就这么回事。

       三年里,说多了都是苦,说少了,那就没得可说了。

       两个小时叙旧,彻夜的喝酒。浓重的醉意让他得以在松本的房子里得到安眠。不过只是三天,他没忘记自己的初衷。

        “不许再换联络方式了,不能让我找不到你。”松本愿意放他离开的条件只有这一个。

       “我不会再换联络方式了。”但也不一定能找到我。二宫很机智的没把这句话说出口,他给了松本一个拥抱,拍了拍他的背就算道别。

 

       在前去杀人的路上,他遇到了一个障碍。

       也许上天眷顾他,想让他把最后的结都的打开。

       “结婚了?挺好。”明明山田是把二宫叫住的人,说第一句话的人确是二宫。毕竟十分钟的沉默太浪费时间了。

       他的时间很宝贵的。

       山田局促地摸上了无名指的戒指,讪讪地说了声是,就再也不说话了。

       二宫有些不耐烦了,“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走了。”

       “等等,我就是,我就是想说抱歉,过去的事。”

       “过去的事我已经不在乎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回去骚扰我爸妈?”

       “骚扰你爸妈?!”二宫就要被气笑了。原来窗帘的这头,他才是洪水猛兽。

       “我知道,当初我在老师面前否认我们的爱情让你很伤心,但现在我们都是大人了,我也娶妻生子了,你就放过我吧。”

       “你把这叫爱情?”二宫捂着肚子快把自己笑痛了。他双手搭上山田的肩,后者缩了缩却被二宫的手劲儿给掰回来了。他死死地盯住山田,他想,这样的人真不值得他杀,“请你一家放心,我没那么下贱,去喜欢垃圾。”

评论
热度 ( 19 )

©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