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大宫SK】我想让你死(下)

其实最初的脑洞只是那个“鱼钩梗”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脑子里很色气的东西会写成这个样子emmmmm


(上)




       到了目的地二宫才开始反省起来,万一大野智也像他父母一样搬走了怎么办,这三年他没敢去触碰关于大野智的一点消息。

       上天真的眷顾他。

       大野智跟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他们拥抱,然后分开。

       幸运的是,他还住在这;为难的是,二宫也许要杀两个人了。


       大野智看见了站在屋檐下躲雨的他。刚刚看不清两人面貌的二宫,此刻却像配上了八倍镜一样,把大野智从震惊到短暂的喜悦,最后是不知所措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大野的手掌在身侧握紧又松开,二宫知道他在踟蹰。二宫以前就这样等着大野过来,因为他总会过来的。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要杀人,他要主动,所以他先迈开了第一步,从屋檐下走到了大雨中。

       还没走几步,大野智就宛如大梦初醒一般冲了过来,然后才发现自己也没带伞,只能脱下外套把人罩着回到楼里。

       所以他还是会过来。

       这样动手会简单一点。


       回到屋子里,二宫惊恐地发现他熟悉这个屋子里的气息。

       他可以光靠听声音就知道大野智从卧室衣柜的第三个抽屉里找到了干净的毛巾。因为第三个抽屉在最下,大野智总是要用手指抠好久才能把抽屉拉开。

       他可以光靠看就知道大野智又在画室呆了好几天。因为他的身上七零八落都是颜料,只有会在画室里睡觉的他才能做到,而恰巧,晚上又总是大野智创作灵感爆发的时候。他甚至能想象画室里那个放在地上的枕头,已经再次被加深了颜料的印记。

       他可以光靠闻的就知道大野智在给他做姜茶。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经过三年后,不爱吃姜的人还能找到姜做一碗姜茶出来。

       就像二宫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喝姜茶。


       二宫觉得他在被这个屋子里的气息蚕食。直到大野智端着姜茶走出来,看着他喝的时候的那种局促感,才让他找回了一点自信。

       “虽然很唐突,但是,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借住几天?”

       “诶?”大野智的黑皮肤衬得他的眼白更多了。

       二宫的耳朵红了。他把自己父母搬走和导演事业的不如意说了个半真半假,把大野智说得更加惊慌,“nino,没事没事,你可以在这住,没关系,这就我一个人的。”

       “真的?那真是万分感激了。”

       能让前不知道多少任的男友住进自己家,大野智你是不是傻?二宫把这些话跟着姜茶一起送进了肚子里。


       起初二宫觉得大野并不是像他答应的那样很自在,他愿意坐在沙发上陪二宫看他不是很感兴趣的科幻片,却又偷偷把电视柜里的录播带搬走了。就像怕二宫偷了他什么,或者开口要求窥视他什么。

       三餐和起居也是,大野智会破天荒地帮他准备三餐,完全不让他插手,睡觉也让他睡唯一的床,自己跑到沙发或者画室,一般是沙发。二宫认为这可能是因为沙发就在客厅,更利于监视他。

       虽然好像被防备着,但是二宫莫名有一种自豪感。

       直到大野智拿到一份加急的外快工作,他不得已把自己关进画室,二宫给他送去早餐,把人拉出来吃午餐,最后把晚餐留在保温桶放在客厅的时候,两个人都感觉事情正常了起来。

       所以在暑假结束,大野智准备去学校上班的那个早上,他穿戴好准备出门,看见在洗漱室刚洗漱好的二宫靠着门框也在看着他的时候,他决定过去吻他。

       就像三年前的那两年的每一天清晨一样。


       二宫在感觉到一切正常的时候就知道一切都跑偏了。

       大野智没有提过刚开始说的“几天”到底是几天,二宫大胆猜想,大野智认为这“几天”要比两年更长。二宫不会承认他也这么想,因为他知道不可能。

       一个好的杀手在知道无法下手的时候就应该全身而退。

       二宫界定自己为一个好杀手。

       然后他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整理不需要花费很多时间,毕竟他来的时候就没什么,但是他突然被画室外的颜料吸引了注意力。徒劳的想,画室是个大野智知道二宫和也不会进去的地方,也许这里可以找到杀人的理由。二宫没有忘记当初楼下拥抱的女子。

       他进去了。

       他做了人生中第二个最错误的决定。

       他发现了被大野智藏起来的录像带,全是他导演的电影或小短片。被别人扔在犄角旮旯里的东西被放在大野智画室里最干净的地方。

       他发现了好多留存下来的画作,大野智其实不是个会留下自己画作的人,画作大多送人或者不满意的扔掉。但是这里留着很多,很多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完了,他从杀手被打回成了二宫和也。

       一个会觉得自己的行为多么卑鄙,多么自私的二宫和也;

       一个从一开始就想着报复那个在两年末和他争吵,阻止他去追寻梦想的大野智的二宫和也;

       一个在转身离开就希望被拉住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带着他的背包走了,又留下了大野智一人。


       大野智觉得自己已经处在边缘了。为什么他还是留不住人?

       他选择让他去飞翔;

       他拒绝了那个姐姐介绍的,一直尝试包容、理解他的女人,用最狠心的方式——让她走进她不被允许的画室;

       他跪在了父母姐姐面前,告诉他们,我还是要他。然后被赶出家门,只剩姐姐偷偷有联系;

       他在二宫回来的时候替他打理好一切,而不是让他费心思来照顾一个迷迷糊糊的自己。

       但他还是走了。

       大野智孤注一掷,满盘皆输。

       他想起了初遇的时候。

       一个魔术师的魔术,他翻到了红心J,他说,“这就像个鱼钩。”

       在他对面的魔术师看向他,然后越过桌子,“那,愿者上钩?”贝齿咬上了牌角。

       渔夫抛弃了海洋,守着鱼缸;鱼却从鱼缸里蹦了出去,跳回了海洋。


       二宫和也的名字成为了电影界一颗耀眼新星的代名词,他的电影一鸣惊人,连带着之前不受评价的电影都被带上了他“独有色彩”。所有媒体电影人都想采访到他,但是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他。直到有人告诉给新闻界,这颗新星在这之前就陨落了。


       “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那我也活不下去。”

       二宫和也攥着手里的诊断单忽然想到的某个时刻他和大野智的对话。

       所以我想让你死。


评论 ( 6 )
热度 ( 27 )

©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