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all光]天璇国后宫争宠记41

PS:接着上一个大大的除夕写的。但是没有跟任何一个联文的大大商量过,如果有打乱计划的,请告诉我,果咩😚也不确定人物是否有OOC一说。回去看了之前的章节,结果想的还是自己的。如有OOC,果咩😂

PPS:被大大在评论里劝了两次,这次终于写了。毕竟已经白嫖了40章😂也算提前自己生日礼物😝【重在参与】
但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我不大适合写东西,如下文,动作描写会很多,所以看起来很枯燥。因为我的脑洞都是带画面的,对于人物的互动细节,我莫名的在乎😂所以有不喜欢或者不带感的,我的锅,请见谅。

PPPS:本文cp前半段all包,没有毓埥,因为我忘了😂努力想搞笑,大概效果不佳😔后半段 齐光cp 。本来写这个是因为上一章没有钤光出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浮现的是齐光😂而且本来最后是有公孙出场的,感觉违和就去掉了😂【公孙大人我对不起你

【文字经不起推敲】,如果有更好的修改意见欢迎提出。当然不排除若干天后我再看会忍不住删掉它😂

        但到底天寒,又在雪地里玩了一会,等到半夜,裘振就发现身边的人浑身发热,意识也不清醒,叫醒了也只说得出一些细碎的话。急急召来医丞,也惊醒了各宫的人。
  ……
  也幸亏陵光身体底子好,裘振察觉得早。陵光喝完医丞送来的药,发热症状也有所减退。只是陵光出了一身虚汗,让各宫又开始争夺为他换衣的机会。那些在之前没能抢到给陵光以嘴喂药的人尤其积极。
  “小齐你说我是不是待你不薄?”蹇宾一手顶住齐之侃额头,哪怕让小齐用鼻孔怼自己也在所不惜。另一只手拉住执明衣袖,脚还不歇着,顶着房梁,毕竟执明一心冲向龙床,重量非同一般。
  “是对我很好,还送了我五个煎饼。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计已啊!”小齐一手撑在蹇宾顶他额头的那只手的腋下,经过一番混战,那里湿湿的他不敢细想。另一只手也去抓了执明的衣摆。还是那句话,执明此时重量非同一般。 一只腿独立着,另一只腿横在旁边的桌上,把仲堃仪拦腰拦住了。
  仲堃仪身子被齐之侃拦着,双手被孟章反手钳住,只空得一张嘴大声嚷着“放着我来!”大概输出全靠吼。
  孟章也只有力气拦住仲堃仪,双手全用来拉住他,脚下也移动不得半分,只得这样僵持着。
  执明满腔热血,想到陵光光滑的肌肤他就气血上涌,用劲更加。但是他后有蹇宾齐之侃拉着,前面还挡着一个慕容离。 手在空中乱舞,划水的姿势让执明有种他在前进的错觉。所以只能一头撞向慕容离,想把他顶开。
  慕容离双手顶着执明的肩,内里暗暗运了气来顶住执明的铁头功,怕一松懈就被顶翻。
  
  “公孙,喝茶。”裘振举杯示意,抿了一口茶,惬意。之前得了一亲香泽的机会,此刻何必再争。
  “执明的衣服料子倒是很结实。以后给各宫做一件,省得次次如此,弄坏了还得重做。”裘振看了看执明张力十足的衣摆,点了点头如是说道。
  “小齐的下盘功夫也是极好的。”刚乘着他们几人互相纠结的时候,从慕容离背后从容地帮陵光换完衣服,又从容地坐到桌旁的公孙,看了看小齐金鸡独立的腿,颇为赞赏。
  但当公孙和裘振看到桌上齐之侃搭上的腿时,突然觉得嘴里的茶有点不是滋味。
  ……
  经过了一场病,陵光被限制在床上休息多日,上朝一律由公孙代劳,新年也就这样被荒废了几日。
  齐之侃将手中的药微微吹凉一些,刚想喂给陵光就被拦腰抱住。
  齐之侃轻轻笑了,放下手里的药碗,用被子盖好陵光因坐起身来而露在空气中的后背。“怎么了?”
  “不要喝,药太苦了!”陵光嘟着嘴抱怨。如此的撒娇他以前百试百灵,但偏在身体健康这方面,谁也不吃他这招。
  “良药苦口。”齐之侃从怀里拿出备好的蜜饯。“喝完才能吃。”
  药一定得喝,但喝完才能吃到蜜饯。他们总是用这样的方法让陵光乖乖喝完一整碗的药。
  ……
  吐了吐舌,陵光赶紧吃下齐之侃递来的蜜饯,口中的苦涩才有所缓解。
  “明明我们都在雪里玩,凭什么我就病了!禁足了三天,什么事都做不成!”陵光瞪着一双眼睛,向齐之侃发出控诉的目光。
  齐之侃不敢笑得太明显,“王上放心,天下大事,朝中有公孙,军中有我和裘振,万事无忧。” 其实知道陵光是一心想着在新年里好好玩玩,眼下这一病,白白去了三天,而且指不定还会因此被公孙裘振二人拦着,不让他元宵节出宫看花灯去。
  含怨的大眼睛让齐之侃忍不住逗逗他。
  陵光忍着不说自己的小心思,但又不想自己什么都做不成,反正先走出房门才是前提。“小齐,不如你教我练剑吧?”
  “练剑?”
  “当强身健体,这样以后我就不容易生病了!”
  齐之侃挑起了眉。
  ……
  让宫奴扫出一片空地来,也备好暖炉和披风。陵光拿着齐之侃修剪好的树枝作剑,就开始跟着齐之侃从基础剑法学习。
  陵光毕竟跟裘振是青梅竹马,所以基础的武功底子是有的,但当他要学习剑法的时候,他和裘振就确定了彼此的感情,就没有了学习的必要。裘振承诺过的,会保他一世无忧。
  学了些基础的剑法,开始学刺剑。
  “像这样,弓步刺出去。”齐之侃背对着陵光,向他示范着,左脚侧出,右脚上步成弓步,同时将手中的剑刺出。
  陵光学么着齐之侃的动作,但一不小心右脚上步的幅度过大,左右的平衡没掌握好,丢了手中的树枝就要向前倒下。
  齐之侃听到身后忽然不寻常的动静,只来得及转身,下意识抱住陵光,然后下盘失了重心,就这样向后倒去。
   ……
  陵光被震了一下,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赶忙坐起来看向身下的齐之侃。
  天开始下起小雪来。
  齐之侃倒是没什么事,习武之人这样的碰摔在初期是家常便饭。只要陵光无碍便好。
  只是看向陵光的时候,四目相对,总会有最真切的情绪产生。陵光眼中惊魂未定的神色让他起了深深的保护欲,想就这样抱着他。
  “你的唇上…有雪。”陵光无意识的停顿有莫名的意味。
  “嗯,什么味道?”齐之侃握住陵光的手腕。
  缓缓低下身,温软的嘴唇融化了那几片落雪。齿关打开,齐之侃欣然接受了陵光的邀请,在温热的口腔里细细探寻着每一处,如视珍宝。
  “甜的。”分开时陵光的嘴角还牵起一根银丝。
  齐之侃笑起来,陵光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环上陵光的腰,陵光也顺着趴在齐之侃身上,头侧放在他胸口,听着他的一字一字,心情同他的胸腔共鸣。
  “有你,一切如饴。”

评论 ( 5 )
热度 ( 24 )

©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