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原创】困囿-番外一【人人都数,不语山是一座住有神仙的仙山】

没错,这是番外,第一章都还没有的番外。毕竟心中有主线,但是脑子里全是不相干的,所以先弄出来做番外吧。

给我人生中第一次动笔萌过,且让我成长的CP【欢天喜地七仙女】的【橙鹰】。但是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欢天喜地七仙女了,所有剧情发展于他们回到天庭以后,但是只沿用部分电视剧的设定,其他的就无视掉吧。而且年龄也不同了,想法和重点都改变巨大,慎入。

重点在于,文章写了两章,都跟橙鹰无多大关系,所以有点担心后面的也有可能跟橙鹰没多大关系【......】

而且我写的速度奇慢,第一章我写了大概几个月你敢信,反反复复改也没有定数,现在也是暂定【应该也没人等....】。

【文字经不起推敲】,我随时可能会回头改,甚至大改。

——————————————————————————————

       人人都说,不语山是一座住有神仙的仙山

       “我见过两个。

       要是当年我不贪多去追那个狸子,我大概就不会迷路在林子里,见不着那些个神仙。她们就住在林子北边那片大雾里。平日里我们猎户都不会进去的,那么大雾,谁知道里面有个啥。但那天晚上,我乱窜着偏偏就看见有亮光透过那浓雾来了。有亮光就是好事啊,这山下村里谁我不认识。想着我就冲着亮光进去了。

       说来奇怪,那亮光看着近,看着亮,但是跟着走过去却足足走了一炷香才真正感觉更近一些,而且走近了,我还听见了乐器声和歌声,隐隐还有笑声。当时我心里就惊喜了一下,以为是哪家富人家上山来,找了唱曲儿的来偷乐避暑,那我去他们能给我指条路,指不定还能讨口水喝。

       这样想着,脚下也更加卖力,一路踏着枯枝落叶发出破碎的声音。

       可突然,声音就停了,亮光也在声音停下的时候灭了。

       我开始慌了,想起茶寮里那些个说书的说的那些狐媚鬼魅的,也是盈盈的笑声勾着人。我听着耳边的声音,心里还附和道‘对,就是这种的。’我的亲娘啊,那声音就在我耳边响起来了,当时没把我吓得尿一裤子,回头看,对,我那时候竟然还敢回头,就看到一双水灵的大眼睛在我眼前眨巴眨巴的,哎哟我的天呐那眼睛真是招魂啊。可我还没拉回我的魂儿来,就看着她嘟着嘴儿退后,‘凡人。’

       ‘凡人?谁不是凡......啊啊啊啊啊啊!!!’别问我当时哪来的熊心豹子胆,在我被突然吊到树上的时候我什么胆都没了,谁知道我腰上什么时候捆了根带子。

       ‘说的就是你,逾矩乱入仙居的凡人。’谁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一转头,一个人就倚坐在吊着我的这棵树的隔壁树上,一条腿在树枝下晃来晃去,另一条腿弓着搭在树枝上,怀里还抱着大概是琵琶的东西,手指也大概是在弦上来来回回地轻轻拨动,在黑夜中发出阵阵清冷的声音。

       被这么一吊吓的,我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却先在嘴上求了饶。“诶诶我凡人凡人,大仙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实在是迷路了才误饶大仙清净,还求大仙大人有大量放我这凡人一马!”心里却发了苦,想着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会在深山月黑风高夜遇上这么个魑魅魍魉。

       ‘你也敢拿我们跟鬼怪比?’难道我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谁又说话了?还没等我找到声音来源,眼前忽然一晃,然后就被弹了个结结实实的脑门。

       ‘你们凡人怎么总喜欢把将不明的东西归到鬼怪上。举头三尺也是有神明的啊。’等我从疼痛中缓过来看清眼前,心中对鬼神的敬畏(惊吓)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一个悬浮在空中的人。不,也许神?又是那双水灵的眼睛。

       ‘人总是会把对未知的恐惧寄于最坏的事物上。’琴弦被拨动,弹出悠长舒缓的调子。‘神明反倒是最后才想起的一种救赎。’可谁知神尚且不能自救呢。

       ‘那也是神明在人的心里存在感太少了。相对于作恶人间的邪魔,护佑人间一世安宁的神明往往会被忽略。谁让女娲娘娘许了他们太平心,照顾他们免受天灾,以至于如今平安,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有着水灵大眼睛的,仙?叹了一声气便气鼓鼓地看着我,仿佛我便是遗忘他们祸首。

       ‘太平?战台就要升起了,到时候神明,也不过司管生死罢了。’血染红江河,战场上尸横遍野,村落里饿殍遍地,幼儿失怙,父母失子,一片哀嚎。那时,一次天灾便可灭顶。神明也不过按天书,一方落天灾,一方降甘霖,将生死平衡,护住这世间。人情世故,神明不想懂。

       我还未想通这抱着琵琶的仙女所说的其中的事理,面前的仙女就飞到隔壁的树上,一双手遮盖住了她的眼睛。

       ‘别看了二姐!’看什么?刚才她不过看着空气吧?

       那抱着琵琶的仙女停下了手中的拨动,大抵是笑了,可是我看不清,只觉得她的语气不似刚才沉重,‘惰于修行,才是道行不够,不能自控了。’

       ‘二姐你还惰于修行?你比大姐出世晚,但现如今都要比大姐修得快了!你要是懒惰了,那我这样的岂不是要被师父天天丢到思过崖里去。’仙女叫嚷嚷起来真不像个仙女的样子了,反倒跟我邻家的那个妹妹相似。

       ‘你现在不算天天去?’

       ‘哪有,隔三差五地不算!嘿!’她一把抱住了她姐姐的胳膊。这撒娇的模样也很像那个妹妹。‘五妹才是天天被丢进去的那个!’

       ‘那个,神仙姐姐们!’我的头脑终于从她们的故事里回过神来了,一不留神就当了个认真的听众,只是不好意思,被吊了很久的我实在忍不住了。她们惊讶地看着我,没事,我懂,她们其实已经忘记我的存在了,呵呵。

       ‘神仙姐姐,神仙姑娘,心心好,我就是个打猎迷路的,有眼不识仙女唐突了两位,望两位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能放我下来让我回家吗?我家里有老父老母待养,还有未来媳妇儿儿子要养啊。’

       ‘未来媳妇儿就算了,未来儿子是什么?你媳妇儿都是未来的,你儿子哪来的?’俏皮爱撒娇的仙女直接飞到我面前了,又用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不要再看了,再看我就没有未来媳妇儿儿子了!

       ‘额,现在没有,未来都要有的,存着钱以防万一嘛。要给父母盖个大房子,全家换上新被褥,媳妇儿穿着花衣服买水粉,儿子带着虎头帽上学堂。’

       ‘你想得倒是很美。’腰间的力量突然被抽走了,我整个人直接掉在一堆落叶里,还好我皮糙肉厚。仙女落在我旁边,琵琶还抱在怀里。她蹲下身用手指指着我的肩,俏皮仙女蹲在她身后,头窝在她的颈窝里,还是那双大眼睛。

       ‘今天你所见的一切都不能说出去,如果你要是说出去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懂么?’从大眼睛里回神的我没听清她说什么,感觉肩上的力量加重,我急急地点了点头,‘懂了懂了!’

       我想起身,但是那仙女忽然定定地看着我,我想起刚刚她们的对话,莫不是这双眼睛才是真的招魂?我被她盯得心慌起来,心中犹疑是装死比较好还是直接跑比较好时,她才低垂下眼,‘你走吧。’

       ‘诶诶,好好’我急忙站起来,一边后退一边说着,‘再见再见啊!’然后慌张地头也不回地跑掉了,隐约之间,听见树林里的风声传来一句‘最好再也不见’,伴着幽幽的琵琶声。我慌忙回头,却只见一片迷雾,那两个仙女竟是没了踪影,一瞬间的慌乱让我忘了之前听到的那句话。现在想起来,真的希望,再也不见。

       后来的后来,我成为了这座山里神仙的其中一个小小的半仙。”

 

——————————————————————————————

番外时间设定要在电视剧时间之前很久很久。

关于神明,个人无稽之谈。

评论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