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原创】困囿-番外二【人人都说,神明佑人平安一世】

主线一章没有,番外两篇,我也觉得自己很棒哦【.....】

这篇我致力于写恐怖故事,也不知道成没有,如果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低的话,不要看了吧。

这章还是没橙鹰

这篇发生在番外一之后,正剧之前。没有大改过,所以有很大可能会大改,先当存档吧。而且番外二和番外一字数相差一篇初中作文【....】

——————————————————————————————

       人人都说,神明佑人平安一世。

       我说,神明不过按章司管生死。若你福气,一世无忧。可惜,不福气的人太多了。我也算吧,有了洞察未来的天赋,却看尽了死亡而束手无策。就像那个夜晚,从那个误入仙居的凡人身上,我看到很多,但到头来却任其发展。

       “水柔的眼眶透出丝丝黑气,衬着她脸上纵横四处的黑色痕迹,笑意带着寒意渗人骨髓。

       她已非人。

       水柔微微颤颤去厨房里拿了把刀回来,在我面前,没有犹豫地向肚子划去。也许还未适应这个躯壳,她的动作狠戾却不协调,整个刀刃插入腹中,血迸溅而出,却如拉锯一般断断续续地向下,血随着刀刃的进出淅淅沥沥流了一地。

       她的眼睛在流泪,也笑得很开心。

       肚子剖开了手臂的长度,她的眼睛的失了焦距,却直直地看着我,眼角像泪一样流出血来。我知道,最后一刻她是恨我的,我成了她和孩子死亡的唯一看客,却毫无作为。

       那邪魔还占着她死去的躯体,双手撑开刀子剖开的口子,从血糊一片里我看到了孩子,他还是安逸的蜷缩在他娘亲给予的温床里,没有想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被这个世间迎接。

       他被抱了出来。

       先是他的小脚,再是他的腿,就像泥里的莲藕节一样,一样被拆骨入腹。那些沾在他身上的血污被水柔一寸寸地舔干净,还温柔地亲吻每一处。我之前从来不知道水柔的牙齿有多么尖锐,我能听见她的牙齿刺破孩子皮肤的声音,听见孩子声如蚊蚋的哭喊,听见她吮吸鲜血的声音,听着稚嫩的肉体被撕裂的轻缓黏腻的声音,即使外面都是惨叫,这些声音还是在我耳边无数倍的放大。

       然后,她忽然看向我,捧着露出小腿骨的孩子,走到我面前,伸出舌头舔舐我的脸颊,鲜血的腥味扑面而来。看着她舌尖上的液体我才知道,我的眼睛、耳朵嘴巴也流下了鲜血,喉咙因为撕心裂肺却发不出声的吼叫而满是铁锈味。

       那时她享受着鲜血,现在想来,她也许更需要我的怨气。她松开了桎梏我的黑气,我瘫倒在地,她也跟着跪下,我看着她放在地上的孩子,他还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我却觉得我被他的视线折磨着。

       我忍不住哭泣,身体终于有了反应蜷缩着,这打扰了正准备进食的水柔。她愤怒地把我摊平,撕扯下我的左手,无视我痛苦的嘶吼,顺便舔一口我从喉咙里冒出来的血,继续她的进食。

       痛苦中,我的右手摸到了之前拿来垫桌脚的木条,那一刻脑子里没有任何顾忌,想着死也是解脱。我握紧了木条,冲起来扑倒水柔,右手握紧木条,狠狠地插进了她的胸口。

       唯一的幸运,那是桃木条。

       水柔真正死在我面前,死在我手里。

       耳旁孩子还有小小的哭喊声,我转过身蹲下,手抚摸过他稚嫩的小脸,在他的额间留下一个轻轻的吻,也许留下了一些液体在他脸上,然后,把桃木插入了他的心脏,蚊蚋般的声音就这么忽的停止。

       天地间忽然只剩下我自己的心跳声,但是,我又把桃木插入了自己的心脏。天地都无声了。”

       当师父将那个灵体带回山上的时候,山上所有的生灵都逃向了后山,它们都是劫后余生,如此强大的怨气是断然不敢靠近。

       师父将灵体领到清潭里,用手中的剑将自己的手划开一道伤口,血染红了整个清潭。

       清潭固然有去腐生肌的功效,但以血塑身,徒增了百年修为,也将腐烂的灵魂一同洗去了。

       我看着那灵体的肉身渐渐塑好,然后接过我手中的衣物,站在我面前。他的样貌与那晚相比更为成熟,但是眼睛里太过清冷,连勾起的笑容都隐隐透着邪寒之气。

       “二公主,再见了。”再次相见。

       我将手中的煞气过重而自化成形的桃木剑交予他,“莫再像以前一样,追着那个狸子不回头了。”

       他颔首,笑意淡了下去,手中桃木剑红光渐浓,“至死方休。”

       我看着他离开我的视线,我知道,他做得到。从此,不语山上多了一个守山人。

       “师父,事情未必一个出路。”我不知道这样说能骗得了谁,甚至我自己都不能信。

       师父走到我身旁,握着我的手将手中桃木剑留下的煞气净化。“邪魔已经替他选了这条路。”师父放下手看着我,神色如常,只是眉头微蹙,眼神里也有一丝复杂。“你何必为他忧心。你该知道他命格已定。”

       神仙无情,我也应该知道的。

 

评论

©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