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楚郭】五次老楚对小郭表白,一次他成功了

曾经我开过那么多的脑洞,只有今天才开的脑洞成了文.....写文这种东西果然也是看缘分。

-剧版人设,OOC有

-私设小郭比老楚矮那么一丢丢

-再私设小郭是个好人,他愿意相信别人都是好人,却不相信自己好到能让人喜欢。对老楚他的自卑大过感情。

-一发完,欢迎捉虫



某种意义上,第一次的告白并不是出自楚恕之本人。

祝红咬着小郭给带的包子,趁着还早处里没人,眼神一转把要回座位的小郭勾着脖子拉了回来。

“红...红姐?”

“问你个事,”小郭蹲着也直起了背,点点头。“你觉得,老楚这个人怎么样?”

“楚哥...”小郭侧过头盯着地板的缝隙,“楚哥人挺好的。”

“就只是挺好的?”

“......特别好。”祝红赏了小郭一巴掌,看着小郭都快把手里攥着的挎包带给戳穿,祝红一脸恨铁不成钢,“那如果啊,我说如果,你特!别!好!的楚哥,要是说喜欢你,你什么感觉啊?”说罢还扒着桌子凑到小郭跟前,就怕漏掉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神情。

“喜...喜欢我?”小郭瞪大了眼抬起头,正好和祝红大眼对大眼。对视两秒才反应过来,小郭急促着起身,“怎么可能,红姐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小郭想笑笑不出来,转身跑回了座位上再也没抬过头。

等到楚恕之上班了,进门就收获到祝红瘪嘴耸肩的回应,只能瞥一眼还在座位上当鸵鸟的小傻子,当无事发生过。

 

在郭长城心里,第二次告白是一场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作怪。

当时他已经被冻到神志不清,只能恍惚间感觉到楚恕之将他抱在怀里。虽然在身体上,楚恕之并不能给郭长城提供任何温暖,他只能尽力将郭长城保护在他怀里,妄图隔绝外面的冷气,但实际上,只能感到郭长城在他怀里渐冻的身体和渐渐模糊的意识。

楚恕之将郭长城的头抬起,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贴着自己的脸颊,在他耳边轻轻地说,“长城,乖,别睡了。”

“楚哥....”郭长城只能微微睁开眼看着他楚哥,没更多的力气去给更多的回应。他也不想睡,但是身体已经放弃了对寒冷的抵抗。

“醒醒长城,你不想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吗?等我们出去,我告诉你。”楚恕之紧紧握着郭长城的手,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楚哥...我不知道...楚哥以前的事情,我...但我知道...楚哥...”郭长城忽然有些呼吸停滞,楚恕之慌忙地将手放在他胸口上顺气,嘴里也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楚哥...你把我当弟弟一样,照顾我...保护我...对我..这么好的人,楚哥,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楚哥。”

楚恕之闭着眼轻轻摇头,他吻上郭长城的额头,“不是弟弟,我从没把你当弟弟看过。郭长城你听清楚了,我楚恕之喜欢你!是喜欢你!”

郭长城的目光聚集在楚恕之的鞋子上,嘴巴微张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只任由着目光又渐渐涣散着昏睡过去。

 

其实第三次告白发生的过程很流畅,就是...嗯,人设不太对。

暴躁的郭长城握着楚恕之战战兢兢的手,也不管手的主人是不是一边乖巧地递上手,一边扒着下巴哭叫着好恐怖,直接带着那只手一挥,把傀儡线挥了出来,正中目标地把犯人捆住。完事把手甩回给楚恕之,并且让他打电话给赵云澜告诉他犯人抓到了,然后瞪了一眼兰花指捏着傀儡线的楚恕之,把后者瞪得下意识把线攥死了,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恕之还保持着捂着嘴的姿势,惊恐的表情慢慢变味,他低头娇羞一笑,戳了戳被捆住的犯人,“你说,长城是不是好man哦~我好喜欢他哦~”犯人对此缩成一团,只敢点头。

突然楚恕之单手握拳给自己加了个油,带着坚定的笑容,对着走远的郭长城开朗地挥着手,“长城,我喜欢你哟~”远处的郭长城把脚下的易拉罐一个大力踢了过来。

 

第四次告白是楚恕之的怒火攻心。在他看见郭长城在和其他女孩相亲之后。

他将郭长城从女孩面前拉走,拉到了深巷中,推在墙角。郭长城感知到他身上的怒气,颤抖着靠在墙根,差点就要蜷缩在角落里。

楚恕之双手撑墙将郭长城圈在怀里,凑上去额头顶着郭长城的额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但是太近了,郭长城紧张地把眼睛闭上,甚至突然敢伸手将楚恕之推开,撑着膝盖喘着粗气,只敢看着地面爬行的蚂蚁。楚恕之却不容许他的逃避,双手捧着他的脸让郭长城不能再躲半分。

楚恕之真的太生气了。他看了这人间几百年,竟然却感觉看不懂眼前的人。他看得出来郭长城不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有,但是偏偏就像一尊佛像,一手捧着他楚恕之的真心,一手却将他拒在咫尺之外。

“你到底在怕什么?”郭长城的惊慌在楚恕之叹息般的质问下忽的荡然无存,“我楚恕之喜欢你你看不见吗!你明明知道!”楚恕之卸了力,一通发泄之后,场面突然变得很安静。

“我知道....”郭长城不敢和楚恕之对视,又开始自己攥上了包带。“我知道,楚哥说喜欢我。但是....我,我没有那么好。我胆小,软弱,总是给你拖后腿....我以为假装不知道,我还可以,我就可以骗自己,再继续呆在楚哥身边......”

楚恕之拉住快要逃跑的郭长城,“只要一个答案,无论答案如何,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

“......”

“......对不起。”

 

第五次告白楚恕之不是说出口的。

楚恕之握着郭长城的手,静静地坐在床边。作为大限将至的镇魂灯灯芯,郭长城在一个月内逐渐丧失了各种感觉。首先是嗅觉和味觉,继而是听觉,然后是视觉,最后是由下到上所有肢体的触觉,等到所有的触觉都消失的时候,哪怕器官一个个衰竭的痛苦,他也不会感觉到。

在郭长城失去味觉的时候楚恕之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但到郭长城因为听不见鸣笛声差点在出外勤时被车撞,楚恕之赶忙将他拉回怀里时才发现问题真的大了。

然而这个问题无解。

楚恕之把特调处的方桌给砸了。声音吓到了所有人,只有坐在一旁的郭长城还是一脸担忧地扯了扯楚恕之的衣角,“楚哥,别生气。”楚恕之停了下来,他单膝跪在郭长城面前,好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嘴型,“没事,我没生气。”

只是绝望。

楚恕之陪伴了他快一个月的时间。在视觉消失前,郭长城最后看见的是楚恕之在他家厨房切菜的样子;在腿的触觉消失前,他正站在楚恕之的脚背上,这样刚好可以彼此亲吻;最后一个触觉,是楚恕之在他的手心上一笔一划写着,“郭长城,我爱你。”

郭长城的手指在轻轻抖动着,半晌才缓缓反手握住楚恕之的手,已经失去的视觉的眼睛再次掉了眼泪,却笑得很开心。

 

-END-



评论 ( 31 )
热度 ( 248 )

©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