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弃长蛛网

emmmmm最好不要为了某一cp关注我,大部分情况下产量低,范围广😌

岁月神偷

第一次碰相二,非现实向,BE,OOC

大概会有一些悖论

脑洞起源于【1874】,发展加工是因为【你有没有见过他】和【岁月神偷】,写的时候就直接循环这两首歌写的,大家可以去听听,用了一些里面的歌词。

已经不擅于写长篇了,短篇也很苦手,但是就很想把这个脑洞写出来。所以也欢迎各种捉虫和修改意见,比心

 

 

二宫和也是一个作家。

他有一个竹马叫相叶雅纪。

他有一个邻居叫相叶雅纪。

他有一段暗恋叫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有一个女朋友。

 

二宫和也有一本小说本。

小说本里写着一个“相叶雅纪”的故事。

一个存在于未知时代的相叶雅纪。

一个只属于二宫和也的相叶雅纪。

 

二宫和也把压抑苦涩的爱恋全部倾注在那个相叶雅纪上,但是却没有给相叶雅纪一个二宫和也。二宫和也之于相叶雅纪,在书中是心中爱恋却得不到的人,甚至没有模样,只有梦中隐约的身影。

可笑的嫉妒和可怜的小心思。

 

生活里,相叶雅纪会用报纸折成青蛙逗笑他的小女朋友。

在书里,相叶雅纪会用纸折成玫瑰,放在他描摹不清的身影旁。

生活里,相叶雅纪会牵着女朋友的手,在大雨中大笑奔跑。

在书里,相叶雅纪会在下雨的时候站在窗边,身边凄清一片。

 

.......

 

水渍侵染纸张,晕开了墨迹,想把之前的悲伤都冲淡。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很卑劣很自私。

 

相叶雅纪给他的竹马送来了相叶茶,一种苦得浸心的茶。他知道二宫和也总是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所以即使长大了,也跟他做了邻居。即使每天都要早早起床经过很长的距离赶去上班。

相叶雅纪路过每一家卖汉堡肉的店铺都忍不住进去看一看,然后给二宫和也带一份。如果二宫和也说了好吃,那么他就会把这家店记在本子上。

 

相叶雅纪也有一个本子。

上面记着很多游戏的名字。

上面记着很多汉堡肉店的名字和地址。

上面记着二宫和也喜欢的一切。

 

他们一起长大,经历过春天的花粉症,经历过盛夏闷热暴雨中的奔跑,经历过躺在秋天稻田里的安逸,经历过将积雪塞进对方背后的冰冷,经历过把老师的桌子塞满纸青蛙然后罚站,经历过对方的喜怒哀乐,他却因为自私,让这么好的一个人在书里受着苦难。

 

“相叶雅纪”梦里的形状开始具体。

不高的个子,猫着背的样子,怯怯地伸出手牵住他的衣摆。“相叶雅纪”惊得抓住了这双手指像面包的手,他怕这个人消失。

他带着这个身影,走过了他幼年住的地方,走过那片稻田,走到马戏团在的地方,“nino......”

 

二宫和也轻轻地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

如果曾经没有完成的愿望,那就自己来实现。

 

相叶雅纪从梦中惊醒。

相叶雅纪和女朋友提出了分手。

相叶雅纪听说马戏团回来了,他把宅在家的二宫和也拉出门口。

人群拥挤,相叶雅纪牵起了二宫和也的手,就像梦里。

两人的手心都浸出了汗。

 

“相叶雅纪”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游戏,“nino,我可没有忘记我们的承诺哦!”

 

相叶雅纪用汉堡肉把二宫和也引到了自己家,然后拿出游戏碟来。他曾经在帮二宫和也排队买游戏的时候就抱怨过,每次排这么长的队买到的游戏自己都没玩过。二宫和也躲在他身前的阴影里,手里的游戏不停,“明明是爱拔酱都没有时间和我玩啊!”后来好不容易约定了一次,相叶雅纪却又被加班电话叫走,再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玩了几盘游戏二宫和也就输了几盘。然后在相叶雅纪疑惑的眼神中跑起了火车,落荒而逃。

二宫和也回家捧起了他的小说本,那里好像有着他偷来的相叶雅纪。

人是有贪欲的。

 

相叶雅纪会带着二宫和也去看一部重新上映的老电影,然后在滂沱大雨中展开自己的外套,护着二人一路跑回家。回到二宫和也的家,找到留在衣柜里的衣服,二人还演着电影里的小剧场,换下的裤子还没脱离脚踝就假装中弹的倒下,站起来还要把自己绊倒。

相叶雅纪会在下班回家之后发现把钥匙落在了办公室,从地毯下找到二宫和也家里的钥匙自己开了门,放下公文包脱下西装,卷起衬衣的袖子走进厨房。等做好晚饭之后再把被窝里的二宫和也叫醒。

吃完饭之后相叶雅纪又承包了洗碗的工作,把在厨房磨磨蹭蹭想过来帮忙的二宫和也赶去洗澡,等自己洗完之后又要帮那个坐在地上打游戏的人吹头发。

如果等相叶雅纪洗完澡,二宫和也还在玩的话,他就会伸手从二宫和也腋下穿过,把整个人捞起来拖到床上。哪怕二宫和也还很精神,相叶雅纪也要把他的生物钟换过来,利用自己的长手长脚,手脚并用地把他整个人圈在被子里,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哄着他睡。等二宫和也睡着了,自己再搬被子和枕头到沙发上。就像他们从小到大一样。

只是。

这一次,他在起身的时候,亲了二宫和也的额头。二宫和也在沙发上的相叶雅纪呼吸平稳之后才敢睁开眼睛,盯着书柜里的那本本子,手在被子里攥成拳。

第二次,他在起身的时候,亲了二宫和也的额头。二宫和也闭着眼,手在黑暗里松开又攥紧。

第三次,他在起身的时候,亲了二宫和也的额头。刚想离开,就感觉到被人拉扯,转过头,对上二宫和也黑暗中也映着窗外月光的眼睛。时间有片刻的静默,相叶雅纪回过身,跪在床上,缓缓俯下身,每一次的停顿都是在给二宫和也机会,直至碰到他的嘴唇。

爱意就像打开了开关。

“别离开我。”二宫和也抱着相叶雅纪,双手发抖。

相叶雅纪的手指插进二宫和也的头发里,将他与自己更贴近。他承诺下了。

 

樱井翔终于看到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在一起了。为此他特地给相叶雅纪发了一次奖金和休假,让他们自由地带着酸臭味离开他的视线。

大野智终于看到店里的两个常客在一起了。为此他特地做了心形的面包给他们送去,二宫和也还吐槽大叔为什么不是汉堡肉,被相叶雅纪用手糊了一脸。

松本润终于看到他哥和他哥的竹马在一起了。为此他特地去了一趟他哥家,对着相叶雅纪明里暗里的警告,然后在二宫和也送他出门的时候拥抱他。“尼酱,要幸福啊。”他怀里的二宫和也沉默,只是拍了拍他的背。

 

他们去了一次国外旅行。

玩了一次蹦极。二宫和也站在旁边看相叶雅纪玩。

听见相叶雅纪在下落的时候叫着“和也”,二宫和也的喉咙一干,所有的水分都跑到了眼眶里。他轻咳了一声,对着还在晃荡的相叶雅纪喊了一声“バカ”。

他们走了很多地方。相叶雅纪莫名的自信带着二宫和也异国到处乱窜,结果目的地没找到,停在了海边,并肩而立看着夕阳落下海平面。

在夕阳落下的那一刻,相叶雅纪侧头吻住了二宫和也。

天地没了阳光,二宫和也目光所及看到的,都是相叶雅纪。

 

他们还拍了很多照片。

相叶雅纪拍了很多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拍了很多他们的合照。

 

休假结束,生活回归到平淡的生活。

相叶雅纪忙碌一天回到家后会在饭桌上和二宫和也说一天的生活琐事,二宫和也会听着然后吐槽,如果把相叶雅纪吐槽到无话可说他就会得到一个“封口费”,而相叶雅纪将收获一对发红的耳朵。如果有的话,二宫和也也会告诉相叶雅纪他的哪部小说出版了,哪部小说要拍电影了,哪个游戏通关了,哪个游戏要出了。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

 

相叶雅纪在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脑子一下就懵了。撞开了来找他的樱井翔,向门外奔去。樱井翔知道事情不对,也跟着跑过去,刚好把一个发蒙手足无措站在街边的相叶雅纪载到医院。

二宫和也的编辑哭红了眼睛一直对着相叶雅纪说对不起。他今天是去找二宫和也要稿件,却赶上了二宫和也在面包店里忙活。二宫和也让他到书桌左边的抽屉里拿稿件,他却拿错了右边的抽屉。

等到他下了地铁就接到二宫和也慌慌张张的电话,说他拿错了让他等着。

终于等到了一个慌张的二宫和也,编辑也慌张的拿出稿件,风一吹,手一抖,那个小说就落到马路边。

不远处有车过来的声音,编辑还来不及拉住一个仿佛拼了命的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还记得那天不小心划破纸后相叶雅纪手上的伤口。

 

相叶雅纪丢掉了所有的表情,他静静地看着手术室外的灯。他对着那盏灯许愿。

如果你把他换回来,我可以走。

 

樱井翔接过编辑手里的小说翻看。二宫和也还在最后一页写下了一些无关的东西。

“写下的都会发生”

“上天会不会原谅我的自私”

“别弄伤纸张,会受伤”

......

细节让他的背脊发凉,他有一个难以相信的设想。

看着手术门口的相叶雅纪,樱井翔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都不真切,手上的重量仿佛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上天大概要二宫和也弥补他的贪心。

 

相叶雅纪的手颤抖着碰上二宫和也冰凉的指尖,另一只手描摹着二宫和也安静的表情,脸上的泪滴是此刻二宫和也最温热的东西。相叶雅纪低下头,像他之前无数次做的,亲吻着他的爱人,从额头,到鼻尖,最后是嘴唇。那个会笑会吐槽他的嘴唇,如今冰凉一片。

“kazu,我可没有忘记我们的承诺哦。”

 

相叶雅纪从樱井翔的手里拿过那本小说,樱井翔还想伸手阻拦,但是相叶雅纪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医院。

外面又下着雨。

雨。

樱井翔突然反应过来冲出门口,抱住相叶雅纪,脱下外衣包裹住他手上的小说,一心想把他往屋檐下推。

 

“sho酱,”相叶雅纪站在雨中一动不动,大雨从他头顶落下,樱井翔分不清他有没有在哭。“这个,”他指着自己,“是kazu的。”他把小说从樱井翔手里挣脱,走向无人的街道。“相叶雅纪,会还给你们的。”

小说在他的手里渐渐被打湿。墨迹晕开。

 

五年后。

樱井翔的公司举办了一次聚会,大家都在店里放声大笑,聊着各自的开心事,只有相叶雅纪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sho酱。”相叶雅纪对向他走过来的樱井翔举了举杯,一饮而尽。樱井翔沉默地坐在他身边,在他喝下一杯的时候阻止了他。

相叶雅纪傻傻地笑了,笨拙地从包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来,“sho酱,你知道这个店里最好吃的是什么吗?”樱井翔摇头,相叶雅纪笑得更自豪了,“汉堡肉!我特地找的哦!你看我记着呢!”他给樱井翔翻看着那个本子,那个记录着二宫和也喜欢的一切的本子。

“nino啊,最喜欢吃这家店的汉堡肉了。还有那个....那个什么游戏来着?第七部的那个。啊,nino让我帮他买,什么时候出啊?”

“那个五年前已经出了。”

“啊,出了?啊我忘了,真是バカ啊。所以nino才不要我了。fufufufu”樱井翔看着相叶雅纪笑出眼泪。他忘记了某一段时间发生过的一切,等他在二宫和也家里清醒过来,只有一个写着“相叶雅纪生日快乐”的蛋糕,和漆黑一片的屋子。

相叶雅纪靠着角落睡着了,泪痕还留在脸上。他手上的本子滑落,翻开在最后一页。

“什么时候才会是相叶雅纪啊”

 

评论(2)
热度(18)
©废弃长蛛网 | Powered by LOFTER